邓小平时代

阅读进度

摘要

12.10.2019

邓小平的经济攻势:1984

本篇主要讲述了在国家因高速发展,面临过快的通货膨胀时,邓在面对经济现实时,依然保持改革开放的政治决断。
面对的保守派的阻力,邓一方面在视察广东和福建视察时,肯定经济特区的积极意义,通过电视让全国人民看到改革开放的好处,另一方面在1984年6月提出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的说法,拓展可以被接受的意识形态框架,进一步扩大改革领域。
同时,结束文革动乱、克服粮食短缺、改善人民生活的举措,加上签署香港和平回归中国的协定,让邓的威望达到顶峰。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十二届三中全会批准了《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》,《决定》最重要的意义是回答了为何社会主义能够接纳市场改革,明确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不在于计划经济,而在于公有制。 邓认为文件最重要的内容时“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”。


邓的一个最有趣的特质就是实事求是,能够在坚持自己想法的同时,保证执行时面对不同现实时的灵活性,以最终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如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,在被记者问到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时,邓说“…这个问题可以放一下,也许下一代比我们更聪明些,会找到实际的解决方法。”钓鱼岛在他退休前都再未成为中日关系的热点,而中国也逐渐获得日本输送的技术,以及最关键的管理方法。

通货膨胀的恐慌与反击:1988

经邓同意,赵紫阳在1987年十三大上使用了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这个说法。这个说法巧妙地避开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判断争议,表明在推行市场改革的同时,不忘社会主义高阶段的目标,虽然,这个高级目标可以拖到一百年之后。
自此,市场改革进一步深入,价格陆续逐渐摆脱计划,回归价值。

在这种价格双轨制(计划价格与市场价格不一致)下,邓想“长痛不如短痛”,决定全面放开价格,寄希望于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,通过供需关系调节价格,回归合理水平。
同时,价格双轨制也是权力寻租的制度性原因,也是邓对对保守派的主要人物,同时也是中纪委第一书记陈云批评的回应。

但当7月份烟酒价格放开,价格上涨200%,而价格闯关依然在继续。以致于《人民日报》 8月 19日在社论中公开全面放开物价的消息后,民众挤兑银行,用现金疯狂购物,并上街示威。

这时,自上台后一直坚决反对公开宣布任何决策变化的邓,接受了国务院8月30日做出的放弃需要物价管制计划的决定。这个失误,让邓在群众及党内高层的权威受损,但就像他的三起三落一样,他懂得如何重整旗鼓。即使选择在放开物价管制上让步,但仍对整个改革方案深信不疑(后来由朱镕基完成)。

这之后,计划派掌握了经济政策的话语权,实行了三年的紧缩政策,力求为经济降温、削减财政赤字、补充外汇储备,中国经济在经济管制和政治角色的双重影响下,最终硬着陆。


Why market fails? 一方面,先前几年的通货膨胀,已经使大部分群众感到生存压力,存在恐慌性抢购的心理;另一方面,国内产业不发达的现实与群众的物质需求之前的缺口,已经造成多数商品供不应求。
朱镕基在1990年年代选择放开物价,当时通货膨胀压力不大,民众已经适应了物价的温和上涨,在放开物价的过程中,最终实现经济软着陆。即使这样,对普通民众的生活还是产生了巨大影响,1992年的通货膨胀率为6.4%,“ 大干快上”的1993年为14.7%, 1994年则受前一年建设需求拉动,达到24.1%。
但也是因为这样,才有了99年中国加入WTO,逐渐进入全球的贸易体系,根据林毅夫的观点,正是全球市场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承接产业转移、技术转移的后发优势, 仅需通过在全球贸易中发挥其比较优势,即可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,实现国家的高质量发展。

28.10.2019

第18章 为军事现代化做准备

1977年复出后,邓开始思考军事现代化的工作,军事现代化首先通过这两个步骤:
1. 设立军事院校。丰富选拔渠道,更倾向于任人唯贤,提升了军队素质。同时,输送军人和留学生出国留学,不仅学习军事科目,还有管理、科技与国际关系。
2. 裁军。一方面为老干部建立退休制度,另一方面削减军队数量。

但在1978年,基于国家安全受越南严重威胁(苏联想要培植东南亚的“古巴”)的判断,国家暂停裁军,选择进行了越战。从战争目的上看,这场29天的战争,中国迅速攻占了越南5个省会,遏制了越南的急速扩张,最终破坏了苏联包围中国的计划,并改变了之后整个东南亚的政治局势。
但同时,这场战争的代价也是不菲的,中方预计有25,000人阵亡,37,000人受伤,远高于越南。这个数据对比所暴露的,其实是中国军队在现代武器外,在情报收集、军队管理、部队协调、战场指挥、供给线保障等多方面的不足。

1979年3月19日,在越战结束3天后,邓就表明了”世界大战十年也打不起来“的战略判断,并在之后进一步说“中国有能力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内避免战争的危险”。
在这样的判断下,中国在美苏超级大国之中进行巧妙地政治斡旋,显著降低了苏联对中国的敌意和中苏边境对峙的紧张局势,同时开启了承接美国军事技术转移的序幕,为中国的建设争取到了宝贵的历史机遇期。
在这种时代环境中,邓决定推迟军队的现代化,发展前期为保证国家安全,而向重工业不断输血的农业和轻工业。中国开始削减军费开支,民众的生活也逐步好转。
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是,邓及他的同事基于“两极世界被多极世界取代”的判断,中国没有选择参与军备竞赛,将战争的关注点集中于区域小范围冲突,这使得中国可以进一步削减军费开支,而将更多资源用于发展国民经济。

在这种大规模裁军的背景下,军工企业“军转民”,为被裁军人提供了就业。同时,军工企业的产品极大丰富了市场的商品数量和种类,提高了市场的活力和民众的生活水平。另一方面,军队通过其掌握的大量地产作为资本入股,与国外企业建立合资公司,更快地承接了国外的技术转移。此外,商业活动赋予军队的造血能力,减轻了中央财政压力,并让军队可以为普通军人提供更好的待遇,使得军队的改革更加顺利。